缓解疼痛,或许可以依靠VR

2018-02-01 17:01:21104

打倒那只泰迪熊

AppliedVR公司他们创造的第一种体验叫做“射熊”。这是一款卡通版的城堡脱险游戏,玩家四处走动,用头部控制一门火炮的方向,瞄准视野内的红色泰迪熊射出炮弹。打倒的熊越多,得到的分数就越高。这正是施皮格尔在最近的一项临床试验中给病人玩的游戏。他将100名自称每天都有持续性疼痛的病人被试分成两组,其中50名使用VR体验射熊。另外半数则观看一段2D放松视频。结果第二组只是稍稍减轻了疼痛,VR组却自称疼痛比试验开始前减轻了25%。

图片关键词

射熊生效的机制(至少理论上说)是,玩家通过游戏中明确的指引,吸引了大脑的全部注意,从而关闭了将疼痛信号从周围神经系统传入大脑的通路。你越是沉浸其中,感到的疼痛就越轻。

这对急性疼痛效果很好,而同样的原理也可以创造旨在产生长久效果的内容。



“VR是治疗急性疼痛的绝好手段。”

早在20多年之前,科学家就在探索用VR的功效来缓解疼痛了。21世纪伊始,VR的先驱、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的Hunter Hoffman就开展了最早的疼痛研究,通过VR,将烧伤病人置换到一个冰雪世界里,那个世界冰天雪地,配色都用清凉的蓝色和白色。霍夫曼解释说,在给烧伤病人清理伤口时,他们常常会重温烧伤时的创痛。而在处理伤口时,将情景带入到冰雪世界中,和现实相比,他们自称疼痛减少了一半。

图片关键词

“VR是治疗急性疼痛的绝好手段。”霍夫曼说,“只要用20分钟就能产生显著效果。”而慢性疼痛就是另一个更难的问题了。不过他还是认为VR能使许多已经见效的疗法效果增强。“如果你要病人‘回家冥想’,没有几个会坚持下去。可要是给他们一套VR系统,叫他们‘进入这个古老的世界,和僧人一起冥想’,他们就可能会比较听话了。”VR只是运用疗法的一种方式,重要的是患者通过头盔看到了什么、感受了什么。

图片关键词

同样的,在过去几年里,施皮格尔用多项临床试验表明,一副3D眼镜能使疼痛减轻四分之一——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疼痛,从关节痛到癌痛都不例外。

现在他正尝试用这项技术缓解慢性疼痛,在美国,有超过2500万人正为此苦恼。通常来说,这些病人的唯一疗法就是使人上瘾的止痛药。由于阿片类药物每天要夺走近100人的生命,医生们都急迫地想要找到不会成瘾的替代

品。虚拟现实或许很快就会成为其中的一种了,要是科学能证明它确实有效的话。

图片关键词


图片关键词

就目前存在的案例而言,病人对正念和认知行为疗法的反响很好,在沉浸式VR中运用这些疗法的想法也很诱人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在施皮格尔和其他医生的研究中呈现出来了。而我们是否能够大胆地畅想,不久的将来,刚刚做完手术或者从事故中恢复的人,在离开医院时能带走一副VR眼镜,而不是医生开的止痛药。而特朗普总统刚刚在上个月宣布,阿片类药物泛滥已经成为威胁公众健康的迫切事件,美国人民对这个问题已经有所觉悟。贝克表示:“如果我们能在病人开始用药之前就把他们争取过来,他们就不必经历现在的这些问题了。”


本文图片及涉及资料均来自作者及果壳网,非商业用途使用,如因版权等有疑问,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中科创客学院。

中科创客学院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,发邮件至jc.yan@makercas.com获取更多信息。

2017 中科创客学院 保留所有权利


图片关键词



图片关键词
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

微信关注中科创客学院

版权所有 深圳中科创客学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信拓网络2008-2016 粤ICP备17054969号-1